很污的视频

2月 23, 2021 未分类

“我已经给准备好了一百零八种地狱酷刑,一定会招待到让满意为止。”

刘承一嘴角露出冷冰冰的笑容。

“哈哈,地狱酷刑?我血陀金刚一身铮铮铁骨,岂会怕那些个下三滥的手段,要是能让我喊一声,我给跪下喊爹!”

血陀金刚脸上露出浓浓的讥讽。

他是怕了苏辰,但现在,苏辰明显压根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而面对刘承一,他则是没那么大的压力了。

甚至还有些看不起这家伙。

丧家之犬,有何惧之?

“行,今晚要是能扛过我‘刘承一’的折磨,我明天就给一个痛快,让归西。”

刘承一不怒反笑,直接托起血陀金刚,走入房间。

“这酷刑第一式呢,叫作‘烧天脏’!”

几乎就在这声音落下的一瞬,刘承一取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直接在血陀金刚胸口上面一滑。

自然暖风吹起秀美少女的轻柔发丝

撕拉一声!

刹那间,血陀金刚的胸口裂开,露出血淋淋的五脏六腑。

“火来!”

刘承一动作飞快,直接在血陀金刚的血肉上面,布下一个个火阵,刹那间,焰火翻腾,一片沸滚。

“……”

血陀金刚痛得死去活来。

不过,他真的咬紧牙根,额头上汗水弥漫,脸色发白,目光凶狠,无比怨毒的瞪着刘承一。

“放心,‘烧天脏’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二步,叫‘断五指’!”

刘承一嘴角一咧,笑道。

“这所谓的‘断五指’,可不是砍去五根手指,而是要把的四肢斩掉,最后再把中间的那根传宗接代的玩意也灭了。”

嘶!

血陀金刚再也承受不住了,浑身出现剧烈颤抖,脸色大骇。

“……好狠!”

刘承一脸色依旧冷漠无比:

“我再狠,也没有这狗杂碎狠,我刘家有多少老弱妇孺,都是死在的屠刀之下!”

砰!

刘承一目中凶光大放,手里的银刀,咔嚓一声,直接落下。

斩去了血陀金刚的第一只手。

“啊……”

血陀金刚终于承受不住了,发出凄厉惨叫。

“爸爸,给我一个痛快吧!”

刘承一听到这求饶声,脸上终于露出解气之色,不过,仇恨的目光依旧还在。

“痛快?那可不行,我还要让活着看到,石犷是怎么被我千刀万剐的!”

……

苏家。

一间特殊的密室之中。

苏辰心神一动,蔓延开来,笼罩住整个苏家。

一下子,他就看到刘承一在折磨报复血陀金刚。

不过,他却没有半点在意。

血性!

这是每个武者都需要具备的东西。

如果一个武者失去了血性,那么也就失去了追求,失去了武道的精髓。

苏辰的目光,绕过刘承一,看向其它地方。

很快,一圈下来,他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奇怪了,在我从东阳府回来后,心底始终有着淡淡的危机,可这危机,却不是来自于家族,那又会是什么地方呢?”

苏辰眉头一拧。

这时候,他仔细的把在东阳府发生的事情回忆了一遍。

隐约间。

他似乎抓到了什么。

“难道是我最后从东不冷要回来的那个‘三眼魔族’有问题?”

苏辰心头一跳,没有迟疑,念头一动,立刻进入玄轮五行界,直接出现在世界古树跟前。

“囚魔之笼,给我出来!”

砰!

这时候,他抬手一抓,立刻有一个被镇压在世界古树的虚空囚牢被拎了起来。

“吼……”

刹那间,一道凶焰滔天的巨吼传了出来。

这头被囚困在虚空牢笼中的三眼魔族,一出现,直接发狂。

全身毛发都竖起来,双眸猩红,

如同暴走般,疯狂撞击着虚空囚笼。

“不对劲……”

苏辰看着这头发狂的三眼魔族,心底的危机,更是强烈到了极致。

这会儿,他没有任何迟疑,挥手间,气运之珠飞了出来,光芒璀璨,照耀千里。

“气运之光,破除虚妄!”

苏辰一把捏住气运之珠时,苍龙气运,轰然爆发。

刹那间,他一拳打出,直接轰在三眼魔族眉心上面的那只眼珠子之中。

咔嚓一声!

这枚眼珠子立刻炸开,从中飞出一块血色铁片。

“这是什么?”

苏辰心神一动,铁片飞了过来,一眼看去时,他的脸色立刻变了。

“该死,这居然是魔需监魂阵!”

这块铁片上面,所烙印的阵法,乃是毁灭魔族的一门诡异阵法。

专门负责监视监听天地万界的阵法。

“东不冷在算计我?”

苏辰在看到这个阵法的第一瞬间。

想到的就是东不冷故意通过‘三眼魔族’来监控自己。

不过,他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马上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

“不对,这块铁片藏在三眼魔族的眼珠子之中,并不是‘东不冷’故意用来算计我,而是有人在这之前,用这头三眼魔族来监视掌控东不冷!”

苏辰心头一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如果真要是东不冷用这头‘三眼魔族’来算计自己。

那么,这会儿,这头三眼魔族应该就是乖乖趴伏着不动了,绝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吸引自己的主意。

“如果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头三眼魔族之所以这般发凶发狠,目的是为了惹恼自己,进而将之击杀。”

“只要这头三眼魔族一死,那么,这块铁片上面的阵法,也就自行崩溃开来。”

“如此一来,也就可以避免监控‘东不冷’的消息走漏了。”

苏辰脑海内,念头快速运转。

“吼……”

囚笼之中的三眼魔族,看到自己眼珠内的铁片被取走了,不由地露出浓浓的惊恐,拼命咆哮着。

只是,苏辰的气息太恐怖了。

仅仅只是一道目光,便可以压制得它无法动弹。

“到底是谁在算计‘东不冷’呢?”

苏辰眉头紧皱,抬手间,直接把三眼魔族抓了过来,心神一动,探入对方记忆之中,展开搜魂。

只是,这一番搜寻下来,并没有找到半点有用的信息。

苏辰脸色失望,摇头一叹:

“果然,这头魔族的记忆被人处理过了。”

……

头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