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XOXO永久免费新地址

2月 24, 2021 未分类

当对家回到线上,殷女侠又是满血了。

泽拉斯回家买了个增幅典籍,然而这对技能都打不中的他而言根本没用。

又是三分钟,殷女侠再次把他的血瓶耗完,逼得他丝血回城。

如果带了点燃的话,殷女侠已经拿了两个人头了,可惜她选择的召唤师技能是闪现和传送。对家也算着她的伤害,不肯给她击杀的机会。

这次泽拉斯终于认清情况,买了个窃法之刃,试图据此让自己的经济发育不那么难看。

而殷女侠依然没回过程,四平八稳的补着兵。

supre锐雯和落花不断向她报告着对家打野可能在的位置,她则因此调整着站位,同时展现着几乎完美的控线技术。

对家泽拉斯被压得只能抽空靠技能偷兵吃,可兵线居然还是往殷女侠这边推的,像是殷女侠从未对兵线进行过输出似的。

直播间的新观众们大呼这不可能,老观众们则早已习以为常。

supre锐雯说:“对家打野在上半野区。”

落花也喊道:“大哥你怎么还没开张啊!我们下路要被拿一血了!”

supre锐雯说:“我才是惨,肉盾英雄遇上个剑姬,大哥你什么时候上来啊?”

学校石板路上的阳光少女图片

殷女侠很淡定的往后走避开了对家打野的第三次gank,甚至还淡定的补了个跑车同时Q了对家打野一下,淡淡的说:“不急!”

话音刚落,她闪现上去开大,七级的她打刚到五级的泽拉斯,直接秒杀。

第一滴血!

supre锐雯:“大哥666……”

落花:“还说不急……”

对家打野就在附近,殷女侠还在等着他呢,但他不敢上来。

而殷女侠依然没有回家,她血瓶已经喝完了,只剩一双草鞋,蓝也所剩不多,继续用平A补着兵。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很蛋疼。

小梨涡:“老大还不回去出装备么?”

深水区有鱼:“艺高人胆大!”

黑涩的梦:“真的是当人机在打,装备都懒得出!”

葬天K:“对家中单才是惨,明知道一个有大还领先两级的安妮一定会秒自己,自己闪现还用了,但有什么办法呢?挂机吗?还是无限跑图?”

As_zj:“估计在疯狂呼叫打野吧!”

Cvaricious:“然而打野爸爸来了三次了……”

党国之光辉:“十分钟了,你们看补刀!”

小梨涡:“我擦嘞!十分钟105个刀???只漏了两个?英雄联盟客户端自动补刀吗?”

蓝雪飞花恋:“漏了三个,有两个是对家打野第一次来的时候逼掉的,还有一个是刚才拿一血的时候掉的。期间女侠去日了个蟹。”

小梨涡:“这特么是假的吧!”

As_zj:“不可思议!”

这时,殷女侠终于回城了。

她出了一个杀人书,一根大棒子,接着还剩下点钱,于是她想了想,又出了个轻灵之靴,并对着摄像头说道:“好了,这下对家那个人可以挂机了!”

supre锐雯也在语音里说:“大哥很喜欢出轻灵之靴啊!”

落花说:“自信!”

殷女侠’诶嘿嘿‘的一笑,走路过去,一分钟后,又是个人头。

传送到上路,第三个人头。

回家,补装备。

买了个秒表,到中路,推线进塔,找到泽拉斯塔下强杀。

殷女侠对落花说:“你叫你那个黑人射手去中路,我来下路拿人头,不然你们都废了。中路的人已经是个残废了,注意打野,你家射手没问题。”

落花则听话的开始打字沟通。

片刻后,换线完毕,殷女侠二话不说,直接道:“小花上!”

双杀到手。

随后开始疯狂收割模式。

二十分钟时,对家中下双崩,上路的supre锐雯虽然打不过剑姬,但也互相换了一塔。

五分钟后,胜利。

殷女侠26-0!

弹幕上飘过一串串的’屠杀‘字样,有人开始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其余观众见状立马跟上队形,一时整个屏幕上都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句话!

Cvaricious:“对家五个韩服王者,我突然觉得韩服王者可能是假的……”

党国之光辉:“大魔王来了也没辙!”

小梨涡:“你们有没有发现女侠意识变好了,不是光靠对线在打了!”

党国之光辉:“总之我女侠666!”

Cvaricious:“凑表脸,我女侠!”

深水区有鱼:“话说,要是女侠去打职业赛的话,这个水平,一个起码抵三个吧?昨天匹配到职业队,还不是照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Cvaricious:“赞!”

殷女侠则一边听着耳机里传来的supre锐雯和落花的喊6声,一边看着弹幕,笑呵呵的。

十分钟后,她再次进入游戏。

因为担心连胜后遇上职业队的正规军,殷女侠选了个虚空行者。

果然,一进游戏直播间便沸腾了。

对家除了上单外的四个人部带着’SFA‘的前缀,让supre锐雯和落花惊呼不已。

殷女侠皱了皱眉,看了下对家阵容。

和她对线的中单是个加里奥,上单是个维克托,打野盲僧,下路是锤石和维鲁斯的组合。

落花有些懵逼:“现在的’SFA‘貌似还挺强的,我很心虚啊!”

supre锐雯道:“我上路争取打好点,大哥也别像上把那样玩了!”

殷女侠则说:“好吧,我认真了!”

……

与此同时,上海市,一栋大楼内。

窗外已经黑暗了下来,但头顶的灯管将宽敞的训练室照得很明亮,大门关着。靠墙的一方摆着一排电脑桌,装着电脑,几个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打着游戏。

其中两个人却凑在一台电脑前,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眼睛一眨不眨。

忽然,门咔的一声被推开了。

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扫视一圈,喊道:“轩轩,阿宁,你们两个在干嘛呢?又在偷懒?”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男孩子回过头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看直播呢。”

“看什么直播?美女直播?嘿!你两个!”

“不是,是游戏直播。”

“训练时间看游戏直播?怎么不去训练?”

“学一学操作……”

“看直播学操作?”年轻人一愣,“看直播能学到什么操作?噢是女主播吧!”

“……是真的,最近有个主播,很牛!”轩轩说道,“我们前几天匹配到她,和她上单对线,被无限单杀越塔,小野上来抓被拿双杀,后来阿宁也上来,居然送了个三杀!昨天OG也遇上了她,结果差不多!”

“这么牛?”

“是啊,教练,我看了她两天直播了,正准备给你说呢,这个小姐姐真的牛逼到爆炸,对线完无解!”轩轩见教练走到了自己背后,微微往旁边偏了偏身子,激动的说,“你自己看吧,现在她和两个技术还将就的主播开黑,匹配到了SFA战队的四个人,她打的中路。”

“还真是个女的?不可能吧!”

“真是个女的!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后来看了直播,她直接直播手部操作!”轩轩说。

“压制性这么强?”

“不是压制性!她直接能打爆,所有!不管什么英雄,不管对手是谁,这些天她遇上的所有人,部被打爆!”轩轩说道,“太恐怖了,就算输了,她也肯定超神,最少三杀。我们要是能把她挖过来,讲真职业赛上她都能一打三!而且她每条路都能打!”

“你说得太夸张了!”教练笑了笑,又摆着手道,“不要这么激动,淡定一点。”

“不信你看!诶,看吧,SFA的中单被拿一血了,我赌五分钟内她要拿双杀!”

“赌什么?”

“诶还真赌啊!?额……赌一顿小龙虾吧!”

“好!”

“输了的请大家所有人吃!”

“行!”教练很果断的答应下来,又问,“你这几天都在看她直播?”

“嗯,经常看。她最经常玩的位置是上单,因为和她一起开黑的这个主播擅长上单,她就去玩了中单,所以我把阿宁也拉过来看。”

边上的阿宁点着头:“刚才她玩了个安妮,程浪,对家韩服王者,220场胜率52%的泽拉斯,被她玩得自闭,技能至少空了90%吧。这小姐姐直接点燃都不带,带的传送,出门草鞋,一直控线补兵到十分钟拿了105个刀和一血后才回家买装备,出杀人书,最后26-0。”

教练不由有些愕然了,张大了嘴巴说:“这么神?开挂也不可能这么神啊!”

阿宁点头:“我们还真研究过这个,开挂的可能几乎为零!”

轩轩则说:“我有点想拜她为师……”

阿宁说:“我也想……”

正在这时,那个顶着用拼音拼出’飞鱼女侠‘四个字的ID的虚空行者已经与SFA的加里奥对上了,同时对家河道墙上突然冒出个盲僧,一上来就是一个Q。

只见殷女侠早已准备好般,一个大躲开了盲僧的Q,各种走位、操作,迅速把加里奥打成残血。

加里奥闪现位移想跑,然而被虚空行者大招跟上,一个平A就砍死了。

边上出现了两个传送。

supre锐雯和对方上单接连到场。

虚空行者还剩半截血,盲僧已跟了上来。

只见虚空行者极限闪现避开盲僧的大,一套高伤害下来直接秒了盲僧,随即又瞄准了对方上单。

片刻后——

三杀!

众人还听见直播间那个和殷女侠开黑的上单说:“汤都不给口喝……”

殷女侠耸了耸肩,没有吭声。

训练师内只有其他几个队员按键盘鼠标的声音,轩轩、阿宁和教练都没吭声。

片刻后,阿宁打破沉默:“这……这算你们俩谁赢了?”

“小龙虾要什么味的?”教练说道。

“十三香、蒜蓉……”

“好。”

“看得出不是开挂吧?”

“嗯。”

“那教练……”

“我再考察考察,然后问问老板,合适的话过两天就发邀请!正好我们队也缺一个主力上单。”教练说着,又瞄了眼轩轩,“你还是差点火候。”

“嗯,我觉得挺有戏,这个小姐姐据说还在一个宾馆当保洁员,应该挺缺钱的。”轩轩说道,“我待会儿也去问问她。”

“问什么?”

“问她收不收徒弟……”

“……”

“出息!轩轩你最好别这样!”阿宁也说道,“我觉得她中单玩得更好,还是我拜她为师更划得来!而且我比你大,你要听我的!”

“……”

这一局打到后面有点悬,还好supre锐雯的锐雯起来了,下路也没怎么崩,加上殷女侠的爆炸输出,团战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最终以高地塔前殷女侠的五杀收尾,他们迅速推平了对家水晶。

游戏结束后,SFA的中单直接向殷女侠发送了好友邀请。

在直播间众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殷女侠一本正经的思考了片刻,终是点了拒绝,她还解释道:“这些人肯定想让我带他们,算了算了,同样是菜鸡,我还是更习惯和这两个菜鸡玩。”

supre锐雯十分感动:“多谢大哥!”

落花憋了半天,也憋出一句:“多谢大哥带飞。”

殷女侠摆着手:“继续继续。”

supre锐雯问道:“今天你不打排位吗?”

殷女侠说:“不打,不急。”

一边继续开始匹配,她一边问道:“我们主播是什么时候发工资啊?”

说着,她还舔了舔嘴巴,有些期待。

supre锐雯说:“我们平台是每个月12号发上月的工资,如果你没有加什么工会的话是这样。不过我们平台还是弄得很简单的,没有其他小平台那么多的过场。”

“不会拖延吧?”

“幻剑是不会拖的,毕竟财大气粗。”

“那就好那就好!”殷女侠想着那么大一笔钱,要是被拖工资了,她肯定忍不了,而这又是在网络上,她要跑好远好远才能找这老板的麻烦。

“这把还是我上单?”supre锐雯问道。

“嗯,你打上单吧,我去打个射手。”殷女侠说道,“带带小花。”

……

轩轩、阿宁和教练面面相觑。

轩轩说道:“SFA的人肯定想挖她,他们不知道女侠是中国人。”

阿宁也点着头说:“最近女侠开始打韩服,遇上了很多职业队的人,多半现在很多队的教练都开始留意她了。”

教练思考着说:“我知道了,我抓紧一点!”

头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