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抖音app百度云


伊瑟尔王庭,西城门,郊外树林。

凌晨一点十五分。

被炮焰染红的星空下,安森和路易站在一堆篝火旁,眺望正在燃烧的伊瑟尔王庭。

无言的精灵少女背对着两人,披着一条鸢尾花斗篷躲在树林里。

抢在安森即将被查尼斯追上的最后一秒,觉醒了咒魔法天赋的芙莱娅直接轰碎了整个甬道,将审判官活埋在了暗无天日的地下。

以精灵少女的实力,她当然可以连带着某个对自己连开六枪——其中两枪还是在脸上——的混蛋一并炸成焦炭然后活埋,甚至这么做说不定还能更轻松些。

但在最后一刻,她还是留手了。

并且为了掩盖战斗和施法者活动留下的痕迹,还十分仔细的“配合”裁决骑士团的狂轰滥炸,将地下通道沿线一带的城区统统摧毁。

于是某个差点儿变熟食的家伙现在能站在郊外,望着一片火海的城市和不断升腾的焰火,享受生命的美好。

“所以…你真的是旧神派?”扭过头的路易,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

即便已经亲眼所见,他还是无法相信已经是施法者的安森,竟然还没有失去自己的血脉之力,依然是一名拥有“圣杯骑士”力量的天赋者。

“没错。”安森苦笑一声,到这一步自己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很早…大概在雷鸣堡之前,就已经是了。”

花季少女笑容璀璨酒窝可爱

“被迫的吗?”年轻骑士微微蹙眉,似乎还是不太愿意相信。

“不完全是。”安森轻轻耸了耸肩:“一定程度上…我应该算是自愿的。”

“为什么?!”

“因为需要。”安森平静的看着一脸震惊的路易:

“我们当时只有三十天的时间…如果不能在三十天内攻下雷鸣堡,整个远征军就全完了。”

“帝国的军…你们很厉害,如果不是那天夜晚的暴雨,单凭正面强攻我们根本毫无胜算;为了打败你们,我需要尽可能多的底牌——哪怕它最后不一定能发挥作用。”

“就为这个原因?”路易的眼神里写满了震惊:

“就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底牌,你就愿意舍舍弃身为天赋者的身份,成为一…一个…一个…个……”

突然想到什么的年轻骑士突然浑身一震,激动的语气变得结结巴巴。

躲在树林里的精灵少女不知何时扭过头来,用充满怨念的眼神注视着路易的背影。

看着尴尬到涨红了脸,眼神中还有几分自责的路易,安森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还没等他笑出声,一阵刺骨的阴寒毫无征兆的从背后袭来!

于是他立刻挺直身体,用充满磁性的军人腔调对路易沉声道:

“正是。”

“对我而言,活下来永远是第一位的,其次则是能不能顺利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是在成功的同时,能不能尽可能减少伤亡和损失,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战斗和伤亡,用最小的代价实现目标。”

“至于旧神派和血脉之力,或者‘做不做人’之类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哪怕只能增加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哪怕最后没有用上这张底牌,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因为我自己很清楚,即便我转信旧神,成为施法者,和旧神派组织接触,甚至被迫参与到他们所谓的‘大计划’当中,也无法改变我是个秩序之环的虔诚信徒这一客观事实。”

安森一本正经道,甚至十分虔诚的在身前画了个秩序之环的标志。

微微颔首的路易,表情十分古怪的看着他。

“那个……”

“哦,怎么了?”

安森挑了挑眉毛。

“没什么,就是……”路易顿了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就是刚才你的动作…好像画反了。”

安森·巴赫:“……反了吗?”

“反了。”路易点点头,十分肯定道:

“你刚才画的是原初之环…三旧神的标志。”

四目相对的二人一言不发,表情似乎都隐隐的有些尴尬。

树林里的精灵少女轻哼了声,目光转向天空中缓缓飘动的飞艇。

“……算了,这个不是重点。”

足足过了一分钟,安森率先打破沉默:“动作什么的都是形式,重要的是内心的虔诚——即便被迫不得不成为一名施法者,也无法阻止我对秩序之环的信仰!”

听起来仿佛是这样没错,但…但你刚才不是说是自愿的吗?

强忍着反问的冲动,面色微红的路易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尽管他发自内心的无法接受这一点。

身为“海骑士”血脉之力传承者,艾德兰公国第二顺位的继承人——现在是第一位了——路易·贝尔纳从小被灌输的理念都在告诉他,血脉之力是何等的神圣,天赋者与骑士的身份又是何等的重要。

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之所以是现在这副模样,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高贵的骑士们挺身而出,用鲜血与荣誉捍卫这一切来之不易的稳定。

千年之前的七大骑士与三邪神,百年之前的帝国皇帝与教会…骑士们庇护着世界,引领着世界,并用血脉维系着传承,让整个世界免于灾难与痛苦。

若无骑士,则信仰必将失去维护;人民将失去他们的领袖,在浑浑噩噩之中再次堕入数千年前三旧神统治的地狱深渊……

这就是路易·贝尔纳眼中的“秩序世界”,一个被骑士引领,被骑士庇护,由骑士们所传承的世界。

尽管长大后的经历稍微让这个单纯到极点的“世界观”变得复杂了些,尤其是他发现许多拥有血脉之力的骑士并不能以身作则,某些完全没有成为天赋者希望的平民,反而拥有更为高贵的品德。

力量和血脉,并不能带来崇高到无可挑剔的道德水准。

但这一点点改变,并不能扭转他的“固有思维”——血脉之力,它不仅仅是一份力量,更是传承和责任,是区分平凡与非凡,领袖与追随者最根本的标志。

因此安森的这套“只要有用,怎么做都行”的实用主义思维,让他被彻底惊到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自己内心深处似乎隐隐觉得…也许他才是对的。

如果血脉之力就是正义,魔法就是邪恶,那么芙莱娅…乃至整个伊瑟尔精灵,就应该被彻底屠戮殆尽,只有人类才配统治世界——因为血脉之力是人类独有的力量。

甚至更进一步,如果天赋者是高贵的存在,施法者是不可饶恕的罪人,像安森·巴赫这种同时拥有两种力量的人,又该如何判定他的身份?

当然,某种层面上安森·巴赫那些毫无底线,恶劣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做法,灵活的道德观念,倒是听符合他心目中旧神派的形象的。

“你该走了。”

正当路易陷入某种矛盾螺旋的时候,安森突然开口打断道:“你们必须抢在战斗结束前离开,不然如果裁决骑士团发现什么,那就晚了。”

作为终结伊瑟尔精灵旧神派暴动的象征,裁决骑士团绝不可能对芙莱娅·摩西菲尔德这个名义上的十三评议会首领视而不见。

一旦觉察到问题,安森毫不怀疑他们会为了找到芙莱娅的一根头发丝,把已经炸成废墟的王庭再炸一遍。

“你确定?”路易微微蹙眉:“如果我不见了,他们会不会找你的麻烦?”

“麻烦?放心吧,裁决骑士团才不会在这种时候找一位公国继承人的……”

“我说的不是裁决骑士团?”

“嗯?那你是指的……”

“克洛维人…你的上司们。”路易有些艰难的开口道。

身为艾德兰的继承人,路易·贝尔纳非常清楚自己的“价钱”;像他这种级别的俘虏如果离奇失踪,对安森仕途所能造成的影响……

“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安森轻声打断道,拍了拍路易的肩膀:

“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对于这件事他相当有信心——有裁决骑士团违背承诺在先,和被付之一炬的伊瑟尔王庭和十三评议会的全军覆没相比,一个小小的“人质失踪”对枢密院和陆军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秩序教会决定打破圣徒历四十七年第二次公序会议之后的承诺,强势干涉列国内政,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记住,直接去鹿角要塞,弄到马车之后不要有任何停留,直接进入克洛维国境,去北港或者其它不太容易引起注意的方向离境,返回艾德兰。”

“谢谢你,安森。”

他的声音很轻,以至于两人如果不是离得这么近都根本听不清的程度。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嘛;更重要的是,因为我答应过你。”安森耸耸肩,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一个虔诚的秩序之环信徒应该说到做到,你说是吗?”

路易微微颔首,心情复杂到甚至不该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树林中的精灵少女缓缓站起身,默默依偎在年轻骑士身后,猩红的眼睛却依然注视着某个对自己开了六枪的混蛋。

“你是个好人。”芙莱娅很认真的开口道:

“但是如果下次再见面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那就祈祷我们再也不用见面吧。”轻笑一声,安森对着她挥挥手。

在年轻骑士的注视下,精灵少女也不情不愿的朝他挥了挥手。

下一秒,安森转过身,背对着骑士和精灵少女,向着不远处风暴师营地走去。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

“安森!”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路易突然一脸犹豫的抬起头,表情无比的沉重:

“那一天…那天在雷鸣堡第一个冲进内堡大厅的人,是你对吧?!”

被喊住的安森并没有回头,只是停住了脚步。

但并未解除血脉之力的路易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他的心跳在加快,面颊一侧的肌肉明显不太自然。

路易的心头顿时一沉,原本好不容易拿出的勇气又开始有些犹豫不决。

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不仅仅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更因为这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的见面。

再不问,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那天…那天夜晚在雷鸣堡……”路易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强忍着开口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安森微微一顿。

几秒种后,安森缓缓扭过头,和紧张到瞳孔颤栗的路易四目对视。

“那天晚上,我们趁着帝…趁着克罗格·贝尔纳和他的军队疏于防备,趁暴雨向城墙放弃了突袭。”安森沉声道:

“十五分钟攻克城门,三十分钟攻上城墙;开战一小时后,所有大型炮台均被占领或者摧毁;坚守要塞的你们因为弹药紧缺,被后续部队攻入了内堡。”

“第一个冲进去的人,是我;守在那里的,是克罗格·贝尔纳。”

精灵少女缓缓抬头,她能感觉到身侧的骑士在微微颤抖。

“那…那当你冲进去的时候,格罗格…我哥哥…他……”路易的呼吸突然开始急促了起来:

“他当时究竟还是不是……”

“是!”

不等他说完,安森直接抢断道:“你哥哥…格罗格·贝尔纳爵士,是一位真正的骑士!”

“我承认,如果没有咒魔法的力量,仅凭血脉之力和剑术,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当然,就算有咒魔法的力量,我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他输了,因为开战当天他和他的军队已经弹尽粮绝,就算我们不进攻,他也不可能再坚持四天以上,而且当时冲进去的人也不止有我一个。”

“但他差一点儿就赢了——明明劣势到了极点,但还是无数次险些翻盘,拼死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即便已经失去意识,即便心脏停止跳动…他,依然没有松开手中的大剑。”

“克罗格·贝尔纳…他是一位骑士,比任何人都更当之无愧!”

“无论其他人如何评价,作为他的对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路易微微一怔。

话音落下,安森立刻扭头向着风暴师营地走去,不再多看他一眼。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