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丝瓜视频污色

“嗯。”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这已经无形之中给电影制造了一种有那么一点点隔阂感。

至于《流浪者》的渠道很遗憾只有华夏。

“哦,您的意思是……”

能干啥?

“有的。”

明天就是春节档票房大战的最后一天,其实到了这个地步,再讨论最终票房其实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挺好,哈哈哈,明天跟我们一起看演员试镜吧。”

陆远点点头。

“什么事?”

二月二十七日。

这完全可以看成好莱坞电影进攻华夏,而华夏做出反击的象征!

嗯,终极梦想。

要搬家吗?

“演员,还没呢……我的电影不需要多少演员,没有你的排场大……”

魏胖子再次看了看那些资料……

“其实认真点多点选择也好。”

“哦,我明白。”

“可这些人的片酬都不低,而我这部电影总投资也才十万,这……”

基本上资料里都是圈内一线或二线有些明气的明星,至于那些刚从燕影毕业的小明星小演员却根本没有一个。

“没,我只是觉得您是一个纯粹的电影人……您和其他人都不同,您对电影比任何人都要负责,这部科幻片肯定能拍好!绝对可以!”

“陆总他……您找她有什么事吗?还有您这行李是……”在吴婷婷看到安晓提着粉红色行李箱的时候顿时就懵圈了。

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乱七八糟的圈内打电打到她的手机上,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好,你跟阿远说一下,就说最好明天,嗯,如果可以话今天下午也成。”

“哎,阿远这个人其他都好,就是有些完美主义太偏执太认真了……”魏胖子摇摇头颇为无可奈何。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竟被陆远这番大义凛然的话说得有些热血沸腾。

当然尽管如此《流浪者》的成绩还是让华夏所有的影迷与圈内人士都惊叹!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有女主角吧?”

“啥?阿远还有这操作的吗?”当魏胖子听完吴婷婷的话以后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就算最后票房不尽人意也不亏。

同样兴奋的还有呆在吴婷婷旁边帮她整理资料的魏胖子。

“……”

就在两人议论的时候,公司的门开了……

他们都知道不管是《战血》还是《血色时代》都不可能再翻盘了。

“这……我先去请示一下……”

“嗯,那谢谢吧!”

其他人明星就算一些一线明星微博被封也不一定能蹭上头条,毕竟这要看机会和运营,可是陆远呢?

华夏的电影除非票房相当厉害,厉害到完全能在国际上大出风头还有各种各样的关系与渠道在维持着,否则的话根本很少有走出国外的电影,就如同华夏电影在国外刷奖寥寥无几一样。

“可以,试镜通知下来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我先下去忙了陆总。”

“这两天?明后天应该有空的,怎么了?”

娱乐圈是一个很现实的世界,不管是天娱阵营还是华金两派都一样。

这种滋味!

“下去吧,马屁少拍。”陆远摆了摆手一副继续刚正不阿的表情,可是脸却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这样吧,你跟魏导说试镜安排在后天,也就是三月一日,对了,还有一件事……”

就算是天娱和华金这样的大公司也是这样无能为力,更何况是陆远这一间只有一百五平方左右的“皮包公司”了……

“嗯,我找你们陆总,你们陆总在吗?”

“魏导,资料整理好了吗?”

当然更重要的是陆远是主演!

陆远不太喜欢这种隔阂。

废话!

“还有什么事吗?”

说心里话陆远对这份资料不是很满意。

“是的陆总。”

吴婷婷很忙。

虽然两人都分属不同的阵营,但下面的演员从来都不是那么仇视,而且合同上也没有明文规定本公司演员不能接其他公司投资的电影,比如华金刘芳菲就曾经接过天娱张同的一部电影,天娱的沈流星就接过华金的歌曲MV,当然前提合上的分成资金必须走本家公司账户以及一切明细都得对外公开……

“对,一定会通知,您放心,绝对不会疏漏的。”

至少在陆远的合作期间肯定能蹭蹭陆远的热度吧,如果搞点绯闻什么的话,那岂不是更好了?

“行吧,我先去找你们王总……那个,魏无忌我行李你帮我看一下……”

“您好,请问您……安晓?”吴婷婷下意识地迎了上去,在看到安晓的时候呆了呆。

“行!”

当然,这些票房都是在华夏本土上的票房,如果真算到全球总票房的话,《流浪者》完全不是这部《金刚侠1.起源》的对手……

“嗯,麻烦你了。”

春节档的票房大战最终没有得出最终票房,但网上对这次票房大战的关注热度也逐渐少了很多。

“你在网上也发一下试镜的通知,女主角一方面在这些人中选,另一方面向外界选,他们不限毕业院校,不限专业,但需要有一定的演技,如果对自己演技有信心的话,都可以在三月一日之前提前报名……”

“吴婷婷,你要搞清楚一件事。现在是他们要演我们的电影而不是我们求着他们演的,作为整部电影的掌控人,我们完全有资格开出这样的条件……而且,我们拍的是电影,纯粹就是拍电影不和那些大公司一样整那些乱七八糟的虚头巴脑东西,我们拼的是过硬的演技还有过人的实力,不管任何大明星在我这里都是一个样……都需要走流程,都需要面试,如果他们不接受的话,我们也不用伺候……强硬点没事。”陆远看着吴婷婷最后摇摇头,声音无比坚定。

办公室里,陆远默默地看着这几十份资料,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

“骗你做什么?到时候你演员就在他们这里挑吧。”

呼!

“没事,我知道,请您放心。”

《星球时代》在第二十七天票房八亿九千万……加上明天这一天的票房算起来的话刚好预测突破九亿,《流浪者》目前的票房刚好破六亿,预测最终票房是六亿两千万排第二,《金刚侠1.起源》则差了《流浪者》将近两亿票房,排在了第三位,逆袭无望,最终成为这几年唯一一部被华夏电影镇压的好莱坞电影。

…………………………

这些女主角难道还不够吗?

这是干啥?

代表着热度,代表着话题啊!

“下去准备吧。”

啧啧啧,贼鸡儿爽!

“就是太负责过头了,不过也对,只有这么认真的人才能真正拍出好电影,只是我觉得这有些多余,那些资料上的明星没演技吗?不,她们演技都不错的好不,而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演员反而没什么演技……”

一个个在圈内耳熟能详的一线演员或小花旦的经纪人都来了电话,电话里他们表示对这部电影挺感兴趣,希望能够过来和陆远聊聊或者直接试镜……

毕竟人家再差也是好莱坞电影,渠道是全球各地都在刷。

他有些承受不住这一夸……

就算不选刘芳菲,其他那么多的明星随便来一个都值钱啊!

他起初还挺担心女主角的,甚至想试着给那些花旦明星打个电话,但是现在……

大部分人都是怀着这样的想法。

“好,我会将您的资料与信息第一时间跟我们陆总说的,请您放心。”

“嗯,陆总就是这么吩咐的!”

“哦,也对……”

暂时无法改变的现实。

“你还不知道消息?啧啧,我告诉你啊,明天或者后天刘芳菲,董彬彬,纪菲菲,刘晨等人会来我们公司试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流浪者》实在是打破太多太多的纪录了,比如投资最少,收益最大纪录,比如文艺片票房纪录,比如华夏第一部镇压好莱坞科幻片的文艺片,比如……

“嗯,好!那个陆总……”

好吧,就一孙鹏一个而已。

“好,魏导,帮我看看行李。”

在这个圈子里更是如此。

所以,华夏许许多多二线或一线演员们开始对陆远的下一部电影感兴趣起来。

这边陆远更被封没几小时,陆远就上头条了!

“不,这是对电影的负责!”李琦却不这么认为。

………………………………

想要征战好莱坞,甚至将好莱坞电影压在地上摩擦这种想法只能是梦想。

“你担心什么,我们阿远是这样吝啬的人吗?如果阿远看合眼了他会差个千把万吗?不可能的!而且你也不会有损失的。”

自己不但不用打,反而人家现在打过来了。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对手,只要有利益关系存在,就不可能有永恒的敌人。

“整理好了。”

“哈哈,丝瓜视频污色,李导你的电影演员到位了吗?”

为什么?

“燕影刚出来的演员没有?”

嗯,虽然陆远第一时间就否定了刘芳菲,但只是两人私下否认,等陆远见到刘芳菲本人以后,那么估计陆远会改变主意了吧。

“陆总,这……我怕这些圈内的这些明星不满意……毕竟他们层次和普通演员……”吴婷婷有些搞不清楚陆远的操作下意识地回答道。

“别问这么多,你带我去见你们陆总吧,我想跟他聊聊……”

“嗯,陆总,我懂了。”吴婷婷看到陆远以后沉默了。

这是现实。

“啊,魏导,你好你好……”

刘芳菲,董彬彬,纪菲菲,刘晨……

“真的假的?”

就在吴婷婷朝陆远办公室走去的时候,李琦刚好拿着一叠资料走进了公司。

“试镜,别说了,全部统统叫过来试镜!”

不错!

这是一个让人觉得心酸的故事,可是这没有任何办法……

事实上,从第十天开始,这种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这些不是马屁,陆总,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的!”

“李导,你来了?”

“陆总……这么说吧,咱的《活埋》和《流浪者》都这么火了肯定会筛选一批人的,嗯,尽管我们现在公司规模并不大,但也不是什么那种普通演员能进来试镜的……而且能和您搭戏的人如果是什么没经验的雏这就不太合适吧,但这些人不同,这些人里面多多少少都有参演过其他电影的经验的。”

。零点看书

“哎,你这话就不对了,都是公司的电影哪里都排场不排场的啊,剧本都是阿远写的都是公司投资的,对了你这两天有空吗?”

“什么试镜?”

毫无悬念上了头条,而且字上头条以后还贼嗨,让娱乐圈好一些人快乐了好久……

“额,好,那试镜的时间我去询问一下陆总?”

这些种种纪录都是令人无法不承认近乎奇迹一般的存在。

“……”

魏胖子舒服了!

“叫我魏导!”

魏胖子笑得嘴都快合不上了……

像孙鹏这种直接撕破脸的……

“全都是这些人?”

“哈哈!两部电影,搞不好直接两开花啊!”

这一刻魏胖子甚至已经预见这部《土拨鼠之日》已经逐渐开始迈向成功的道路了!

“嗯嗯嗯,我知道的。”

她并不觉得累,不但不觉得累反而很兴奋!

他已经忍不住想马上接受这部电影了。

所以陆远代表着什么?

这部电影不但剧本很出彩,而且剧情也很吸引人。

魏胖子很急。

茄子漫画社app安卓版

这个世界最悲哀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唱不好歌……

强硬得很过分。

“少了我的怀抱当暖炉你习不习惯

他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唱都超越不了陆远,只能生活在他的阴影里。

这个男人说他失去了很多快乐,似乎觉得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陆远唱着这首歌词,弹着吉他。

沈志威身体一震。

长大后,许许多多曾经熟悉的人都不见了,然后也开始不曾联系了。

这本来是一首好歌,本来是很令人动容的声音,但是当陆远回头以后安晓就觉得一切都毁了。

仅此而已。

日出日落的地球……

情窦初开,浪漫萌芽。

徐灿灿。

或是各奔东西,或是被生活的重担压垮了曾经的骄傲不敢见人,或是杳无音讯……

特别是关掉的心门是最难打开的。

但是当《丁香花》和这首歌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她心中又生出了另外一丝别样的念头。

陆远拍了拍沈志威的肩膀。

毕竟……

有些人是无可替代的。

“陆远,这首歌唱得很好,说你的条件吧……我代表《甜心天使》买下你的声音……”

是的。

他的表情从来都不会因为女孩子而变得温柔,甚至经常会很强硬。

“少了我的手背当枕头你习不习惯

从来都不像其他人那样流露出痴迷或者贪婪的表情。

十多年时间过去了。

陆远记得每天傍晚学校的广播总会播放着这首歌,播放这首歌的时候,陆远总会驻足在走道上静静地听着这首歌。

无辜眼神惹人爱

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心疼的男人。

然后……

安晓恍惚地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陆远。

沈志威低下头。

一首老歌。

可是当陆远调好吉他,开始弹奏第一个音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回忆当中。

太平洋的潮水跟着地球来回旋转

飞用光速飞到你面前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有才华了!

远处的窗外,一只鸟儿张开翅膀飞翔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陆远,这首歌我要了!”她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寂静。

想念不会偷懒我的梦统统给你保管……”

于是,陆远的心死了。

尘封已久的记忆浮上了心头。

时间走了就不再来了……

E给你照片看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单

沈志威看呆了。

但写歌词谱个曲的感触并不深,甚至连陆远写这首歌歌词的时候也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沈志威很适合唱这首歌。

王矜雪仿佛想到什么东西以后莫名地觉得自己有些恍然。

他闭着眼睛欣赏着这首歌,宛如开始了一趟别样的旅行。

这其实是一首歌。

这一刻,她心中默默地决定自己要一直守着陆远。

他转过头看到了安晓……

我……

她发誓!

然后,他见到了隔壁学校窗外那个戴眼镜的长发少女……

陆远?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混账,很贪钱,很不要脸,甚至经常不在状态……

一起通宵打游戏,一起打架,一起翻墙,或者一起被罚站……

他自诩自己嗓音很好,意境也不错。

“嘎吱”

徐灿灿这样的女孩子王矜雪相信大部分男孩子都抗拒不了,她这么多次来公司,用各种方式在陆远面前恳求,同时学历各方面的气质完全都是与众不同,相信任何一个老板都会接受的。

她想到了陆远的另外一首歌,另外一首《丁香花》。

总之……

“别怕我们在地球的两端

陆远的那一副黑框眼镜实在是太出戏,实在是太像喜剧电影里面的滑稽人物了。

陆远酝酿出来的感觉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当什么歌手啊我……

心理面的问题其实是最难治疗的。

陆远还记得。

王矜雪本来淡淡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心疼。

陆远的声音仿佛一个魔力一样在她的脑海中回荡着,她不得不承认陆远是一个天生的歌手!

毕竟陆远这首歌里面已经很明显……

让你能看到十字星有北极星作伴……”

她突然想到陆远刚才跟她说过的话。

他不但嗓子好,同时意境更足,更重要的是这首歌安晓虽然从未听过,但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首普通的歌。

这首歌实在是太精彩了。

安晓看着陆远突然笑了起来。

就很受伤啊。

如果陆远没有唱这首歌的话,那么一切都没有任何关系。

那个她到底是谁?

“陆总,我,我……我可能不行。”沈志威听到这的时候很激动,但随后又有些黯然地摇摇头。

娱乐圈女孩子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更是不计其数……

她怕打扰到陆远的声音。

他永远地将自己封闭了起来,用自己的方式过着一天又一天……

那一个曾经很熟悉,但现在已经离别,或者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已经和自己记忆隔阂中的人。

陆远记得那是一个喧嚣的学校,繁忙的功课充斥着对未来的茫然,以及那淡淡的芬芳……

“噗嗤!”

似乎,他们曾经在一起很开心过,甚至极有一起同居过……

“我很喜欢这首歌,可是,我,我可能唱得没你好……”

可是,最后又无法在一起了?

或许陆远曾经深深爱过一个女孩子,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可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别的,而且极有可能这种离别是生死之间的离别。

沈志威下意识地想鼓掌,可是随后又觉得鼓掌不太合适……

阳光下,陆远抱着吉他,仿佛一个讲故事的人一样唱着歌。

“嗯?”

有些歌手意境足,能让一首普普通通歌出现其他不一样的味道。

那个曾经懵懂的,仿佛初恋一样的女孩现在还好吗?

“……”陆远脸色微微有些燥红,下意识地摘下眼镜放在桌上。

但是……

这一刻,王矜雪觉得自己有些懂了。

然后……

譬如……

办公室里很安静。

有些歌手嗓音好,能将一首歌唱得淋漓尽致。

他长长舒了一口气默默地放下吉他,戴着眼镜的眼睛微微闭着,似乎在感受着这首怀念的味道。

这个男人确实可恶,甚至有时候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感觉万分的不上道,有些时候不懂得尊重人……

随后,当陆远的歌逐渐唱到最嗨部分,整个人都极为动情的时候,王矜雪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陆远歌词里面的“她”。

那一年。

天总会黑的。

他的嗓音逐渐温柔,比之前更加的温柔,可是,声音之中的怀念感却是很足很足。

这需要时间,同时也需要一个人静静地陪伴着他。

多少过后,你才发现有些人和有些事注定只能存在于记忆里。

世界再大两颗真心就能互相取暖

“为什么不行?”

就算是自诩唱功很强,融入感情很强的沈志威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被陆远带到这首歌的意境之中,甚至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很美丽的画面……

但是,真正唱起来的时候味道也不一样了。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陆远额上出现了汗水。

沈志威低下头,突然有些自我怀疑了。

你不听歌单单看歌词你真的无法感受到那一种味道。

沈志威深深呼了一口气,甚至已经忘了那种在陆远面前的紧张感了。

夏天。

从他出道至今,有意或者无意的不知道装了多少逼了。

尽管之前许多人都这么评价陆远,但她脑海中还是再次这么感慨了一句。

“你笑什么……”

以及,那一幕幕早已经尘封在记忆里似乎已经忘记,但又刻骨铭心的画面。

安晓甚至不敢让自己的呼吸太重。

………………………………

校园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青春而又天真的味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这是我为你写的歌,当成你的主打就是你的主打,别人谁都拿不走……”

或许十多年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这首歌了。

沈志威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陆远这首歌的旋律,一次又一次回荡着。

但也许只是他的一种伪装。

她第一时间以为陆远是习惯性装逼。

至于旁边的王矜雪却不一样,她听出了陆远这首歌里面似乎藏着什么回忆。

你的望远镜望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单

陆远本来只想随便唱一唱,让沈志威听完以后知道里面的歌词和唱法就好了。

少女也在听这首歌……

就在这个时候,虚掩着的门开了……

声音甚至已经渗透进他的每一个细胞里面了。

可是陆远还是坚定不移的拒绝,始终都是拒绝。

“不卖,这首歌是给沈志威准备的主打歌!”陆远摇摇头。

一切都成为了记忆。

但是……

人总会离别的……

可惜陆远在他面前唱了这首歌。

抬头激动地看着陆远。

最悲哀的事情是你的老板写的歌比你好,谱曲也比你好,甚至给你写的主打歌唱得也比你好。

虽然现实是陆远刚好站在窗户边的阳光下……

但是……

同时她不会让陆远再受任何伤害,也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陆远。

“陆远……你的眼镜……挺别致啊……”安晓笑得非常灿烂。

这么一比较……

是的!

我会耐心的等随时欢迎你靠岸……”

这一刻沈志威竟觉得陆远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首歌的歌词并不会带给人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陆远继续在唱着,他脑海中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了,他只是想将自己内心深处的回忆唱出来,他只是想将一切的念头,一切的记忆宣泄出来……

这还是一个MP3的中学时代。

太平洋的潮水……

陆远面对女孩子的态度似乎都一个样。

在陆远面前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比不过。

看我的问候骑着魔毯

他或许觉得再也不可能有女孩子走进他的心中代替那个人了吧。

毕竟……

但是伴随着这首歌以后,王矜雪忽然意识到陆远也许说的都是真的,现在的他也许真的感觉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

屋外。

当初听的时候她并没有其他感觉,只是觉得这仅仅是一首稍微悲伤一点的歌而已。

然后她摇摇头。

………………………………

他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那个人……

他能听到墙上的钟一点一点地走过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一首歌结束了。

在哪可以看麻豆传媒映画的视频

虽说揽星仙王在团队中实力最强,又有团队首领的身份,但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敢独断专行,担心会惹了众怒,到时大家一拍两散。

其他团队众仙见方白说话阴阳怪气,又说走便走,根本不把团队放在眼里,心中都感到不爽。

方白“嘿嘿”一笑,继续跟上。

身为团队首领,揽星仙王觉得自己不能不发话了,另外他也想借着教训方白的机会,树立自己在这支团队中的领导地位。

夏沉鱼不想搅和这种事情,俏生生站在那里,并未释放威压。

“说够了没有?”

方白笑道:“哎哟,揽星仙王,好大的威风啊!真想驱逐我?”

拉拢仙人入伙,由美丽女仙出面,效果往往会好上许多。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夏沉鱼转身便走。

不过正如揽星仙王所说,他们这支团队有数十名仙人,走了一个四品仙王境强者,对整体实力并没什么影响,所以对方白的离开,众仙都不怎么在意。

见纠缠自己的那个男仙离开,夏沉鱼不由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怅然若失的感觉。

揽星仙王肃声说道。

方白站在远处土丘上,听着揽星仙王和数十名仙人侃侃而谈,不由面带冷笑,一脸不屑,低声嘟囔道:“一群乌合之众,能得到凤凰之羽才怪了!”

“无双仙王,请注意的言行!我们团队是强是弱,也不是一个小仙有资格嘲讽的!再这样,休怪本仙王不客气了!”

方白那一句“乌合之众”,激怒了以揽星仙王为首的这支团队,所有仙人都紧握拳头,向着方白怒视,威压向着方白汹涌逼迫过来。

夏沉鱼对跟随着自己跑东跑西的方白心生厌恶,对这蓝袍仙人同样也没什么好感,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类似的话,如果是从她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口中说出来,她会觉得很动听,但是其他男人这么说,她只会感到厌恶。

那仙人本不想和方白开战,但是被方白这话一激,便有些下不了台,跳出来指着方白道:“战就战,本仙怕不成?”

方白离开后,揽星仙王开始和团队数十名仙人共同商议争夺凤凰之羽的办法。

“这次给个警告,若再行挑衅之事,我便不会如此客气了!”

方白看着夏沉鱼,认真的道:“这位仙子,我爱身姿窈窕,貌美如花,想和结为仙侣……可以吗?”

“好吧,与其等驱逐,还不如我自己走……走了……”

夏沉鱼真的生气了。

“无双仙王?好大的口气啊!”

见夏沉鱼不领自己的情,蓝袍仙人心中暗骂了一句,脸上表情不变,然后清了清嗓子,让团队众仙自报尊号,也好让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我,尊号无双仙王。”

“沉鱼仙子,这次拉拢来的仙人最多,功劳不小!”

“谁和是老朋友?”

夏沉鱼脸色一变,迅速后撤数丈,一脸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男仙。

他与众仙共同商议,也是集思广益,征求大家意见,看看到了凤凰之羽出现之时,该如何同心协力,提高争夺凤凰之羽的成功机率。

方白“嘿嘿”笑着,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姿势,悠然说道:“不用那么紧张,只是一个普通的拥抱而已。在世俗中,老朋友相见,这不是正常的礼仪吗?”

所以没过多久,夏沉鱼便又带着几名仙人,返回所在的团队。

有和方白同等修为的仙人听到方白的尊号,不由“嗤”的笑出声来。

自从方白打起夏沉鱼的主意,蓝袍仙王便对他看不顺眼了,趁着这个机会,给他找点难看。

方白笑呵呵的道:“生气了?嗯,生气的样子,也是这么好看!”

夏沉鱼脸上如罩寒霜,冷冷看着方白,心想自己的实力如果比眼前这个男仙强大,一定会释放威压,逼迫对方离开。

夏沉鱼寒声道,刚刚才对方白生出的一些亲近感,转眼又消失殆尽,心想这仙人实在讨厌,脸皮也够厚,和自己只是初次见面,居然自称是“老朋友”。

“哼,走了最好!团队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纯净洁白泡泡浴美女

“怎么?不服气?”

美艳无双、风姿绝世的夏沉鱼走到哪里,都备受仙人关注,而被她邀请的仙人,要么是不好意思拒绝这样一位美丽的女仙,要么就是对她另有企图,往往都会答应下来。

方白眉头一挑,手指冲那嗤笑出声的仙人勾了勾,道:“那就来打一场试试啊!击败我,无双仙王的尊号让给!”

夏沉鱼走得快,方白便也走得快,夏沉鱼放缓脚步,方白也随之放缓,不徐不疾的跟随,夏沉鱼根本无法将他甩脱。

他声音虽小,但现场修为最差的也是仙王境强者,因此对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无聊!”

这期间,夏沉鱼没有去看方白一眼,把他当成了空气一般,方白也不生气,一直笑嘻嘻的跟随着她,目光不离她身上。

“干什么?”

方白说着摆摆手,悠然离开,站到不远处的一个土丘上。

“还没!”

蓝袍仙人当着他们这支团队的数十名仙人之面,赞扬了夏沉鱼一句。

对于方白的这种无赖之举,夏沉鱼虽然气愤,但却无可奈何,只好选择不再理会。

至于方白的“乌合之众”之言,身在这支团队中的她,也觉得有些生气,心想这支团队毕竟有数十名仙王境强者,就算实力弱于其他团队,但也不至于是“乌合之众”吧?

蓝袍仙王见凤凰之羽争夺战还没开始,自己的这支团队便要起内讧,脸色异常难看,沉声道:“大战在即,们这是要干什么?还有没有一点团队精神?无双仙王,此事是无端挑衅在先,若再如此,便将驱逐出团队!”

蓝袍仙王尊号揽星仙王,是天海宗弟子,他五品仙王境的修为,在这支仙人团队中属于最强的一个,因此被推举为团队首领,方白也是刚才听了他的自我介绍,知道了他的尊号和来历。

轮到方白时,他懒洋洋的道。

揽星仙王一脸不屑的冷哼道。

天海宗虽有仙皇境强者坐镇,但距离仙界的顶级宗门还差得很远,方白根本就不把这个宗门看在眼里,因此更不怕得罪揽星仙王。